36:城与事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18年08月06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骤热上海
崔立
  崔立(上海,公务员)

  上海的天,像一对刚刚相识的年轻男女,说热就热了。

  午休后,我去市区开会,从办公楼到地铁站,有好长一段路。热气腾腾。到地铁口时,我已经浑身粘乎乎的了。地铁坐到市区,从地铁站走出来,到开会的办公大楼。大太阳热辣辣地,似乎比刚才更热了。这天啊,热得让我几乎都要疯了。 

  在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,我吹着徐徐凉风,点开手机,在朋友圈发了一番感慨:这蒸笼的天啊,还让不让人活了……

  会议的间隙,我站在窗口,点开微信,那条短文字下,几十个赞,还有许多评论,多半都是抱怨这天的,看来我们是有共鸣的!

  窗外,我看到几个环卫工人在清扫马路。他们都戴着帽子,还有深蓝色的外套,把整个人都罩在了里面,从一块地方扫到另一块地方。他们扫得很慢,又很细致,扫得稳稳当当的。还有一个推着垃圾车的,从远处缓缓过来,脸黑黝黝地透着亮。似乎,他们还相视笑了。我愣愣地看着,再看看他们头上大大的耀眼的大太阳,难道他们不热吗?

  回到家,我马上紧闭所有的门,开起了空调。空调“轰隆轰隆”地启动。我去洗了个澡,洗完澡出来,房间里已经完全凉快下来了,像春天。我舒坦地躺在沙发上,也懒得起来烧饭了,琢磨着,晚饭,叫个外卖吧?

  吃完晚饭,晚上8点多,还在老家农村的母亲打电话过来时,我还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。电视已经看了好一会,调了好几个节目,看不到特别能吸引到我的。

  母亲说话时兴致勃勃,带着自豪地说:“今天我去地里干活了,帮承包的老板收割油菜籽。我们好几个人,从早上6点一直割到现在,我割得是最多的……”我很惊讶地说:“那你们中午不休息吗?”母亲说:“不休息啊,为什么要休息?”我说:“天这么热。”母亲说:“热吗?还好啊。”母亲和我说了几句,又说:“不说了,我要抓紧吃饭,还好让你爸提前回来烧饭,明天早上还要去……” 

  挂了电话,我本来还想吃冷饮的念头突然没了,空调打着冷气,我告诉自己,明早千万不要再睡过头了。

  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封面
   第02版:封二
   第03版:封二
   第04版:简介
   第05版:新民一周
   第06版:目录
   第07版:广告
   第08版:目录
   第0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0版:读家
   第31版:读家
   第32版:七日谈
   第33版:观察家
   第34版:漫漫谈
   第35版:漫漫谈
   第36版:城与事
   第37版:城与事
   第38版:编与读
   第39版:封底
骤热上海
送“催命符”的“医药代表”
新民周刊城与事36骤热上海 2018-08-06 2 2018年08月06日 星期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