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:封面报道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18年07月09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交通强国,不止有“复兴号”
2016年9月26日,中国第七次北极考察队圆满完成各项预定考察任务,乘坐“雪龙”号极地考察船,返回位于上海的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。
  计2020年建成通车。

  在世界桥梁界流传这样一句话:世界桥梁建设20世纪70年代以前看欧美,90年代看日本,21世纪看中国。目前,世界上已建成的最高的5座桥梁全在中国。在已建成或在建的最高桥梁排名前20位中,外国桥梁只占5座,中国则“霸占”了15座。

  车船升级

  6月19日到23日,《极地2018》科学会议于瑞士达沃斯召开。其间,来自中国国家自然资源部的陈大可院士做了特别报告,代表中国系统地介绍了未来几年的极地考察计划,并播放了即将投入使用的“雪龙2”号极地科考破冰船短视频。

  回顾中国的极地科考事业,从1980年搭乘澳大利亚“大力神”飞机初探南极,到1984年“向阳红10”号携中国科考队南极建站,当年的艰辛难以言表。譬如国产“向阳红10”号并不具备破冰能力。船长张志挺指挥着这样的大船,在陌生的危机四伏的冰海区域劈波斩浪,勇气令人击节赞叹。 

  但光有勇气的前行,无疑只是具有冒险家精神而已。张志挺当年还依靠航海经验与智慧在前行。 

  1984年末1985年初,南极科考队仅用了40天的时间,就创建了中国第一座南极科学考察站——长城站。中国南极科考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、南极长城站首任站长郭琨用顺口溜描述当时的情景:“一言不发,二目无光,三餐不食,四肢无力,五脏翻腾,六神无主,七上八下,九(久)卧不起,十分难受。”字句里都是那时的艰苦,却是虽苦尤甘的自豪与荣光。 

  到1989年建设中山站时,情况略有改善,但大体上,中国的科考船也好,各种科考设备也罢,并没有质的改观。到2008年,建设位于南极腹地的昆仑站时,局面变得大为不同了。首先,就是中国有了“雪龙”号。这是一艘1993年从乌克兰进口的破冰船,是极地科考合格的专业考察船。 

 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极地冰川室主任李院生是昆仑站首任站长。他认为,昆仑站的建设目标该是个越冬站。越冬站能使我国南极考察队员在高寒缺氧、极端恶劣的南极内陆冰盖最高区域,常年开展冰川学、天文学、地质学、地球物理学、大气科学、

  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封面
   第02版:封二
   第03版:封二
   第04版:简介
   第05版:新民一周
   第06版:目录
   第07版:目录
   第0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0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1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2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3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4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4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5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6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7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8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59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60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61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62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63版:封面报道
   第64版:封三
   第65版:封底
交通强国,不止有“复兴号”
新民周刊封面报道36交通强国,不止有“复兴号” 2018-07-09 2 2018年07月09日 星期一